分享到:

《将进酒》文本演进“三部曲”

《将进酒》文本演进“三部曲”

2021年04月12日 14:39 来源:光明日报参与互动

  《将进酒》是李白诗歌名篇,近些年经央视《经典咏流传》等现代传媒播扬,更是天下传诵,尽人皆知,其社会普及度几乎赶上了《静夜思》。然而,如同《静夜思》文本有宋本和以《唐诗三百首》为代表的后世流传本之别,《将进酒》的文本更有一个比较复杂的演进过程,这个过程大体呈现三个阶段,我们称之为“三部曲”。

  1.敦煌写本唐诗残卷

  据徐俊《敦煌诗集残卷辑考》,《将进酒》这首诗的文字分别见于三种敦煌卷子写本:伯2567、斯2049、伯2544。这些写本的书写者应该是当地人。其中伯2567字迹工整,字句完整,而且有诗题《惜罇空》(见图),是敦煌写本的代表,书写者应具有较高文化水平。1913年,罗振玉编的《鸣沙石室佚书》收入了18种敦煌卷子影印件,载有《惜罇空》的伯2567就在其中。1958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编《唐人选唐诗(十种)》,据《鸣沙石室佚书》录为《唐写本唐人选唐诗》,也载有《惜罇空》,原诗如下:

 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迴。君不见床头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云暮成雪。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罇空对月。天生吾徒有俊才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盃。岑夫子,丹丘生,与君哥一曲,请君为我倾。锺鼓玉帛岂足贵,但愿长醉不用醒。古来贤圣皆死尽,唯有饮者留其名。陈王昔时宴平乐,斗酒十千恣欢谑。主人何为言少钱,径须沽取对君酌。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

  将《惜罇空》与后世流传的宋本李白集所载《将进酒》相校,存在许多异文。罗振玉在《鸣沙石室佚书目录提要》中说:“太白集在生前已家家有之(原注:见唐刘全白《李君碣记》)。或传写异同,或中间改订,卷集互歧,理所应有。”“传写异同”指诗歌流传抄写过程中出现的文字差异,“中间改订”指李白自己对诗歌的修改。这正是李白诗作出现异文的两条基本原因。“卷集互歧”指敦煌卷子与李白集之间存在的文字差异。罗氏对李白诗中异文的存在做了客观的、切合实际的解释。

  伯2567所载李白诗共37题43首,其中有《从驾温泉宫醉后赠杨山人》、《宫中三章》(题下署“皇帝侍文李白”)、《阴盘驿送贺监归越》,这些诗均系李白供奉翰林期间所作。李白是天宝三载(744)出朝的,可知敦煌写本唐诗残卷抄成于天宝三载之后,其中所载《惜罇空》,是李白早期写成的文本。

  2.《河岳英灵集》

  李白的同时代人“丹阳进士”殷璠,编有诗选《河岳英灵集》。《河岳英灵集》选李白诗13首,其中有《将进酒》:

 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。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天生我才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。岑夫子,丹丘生,与君歌一曲,请君为我倾。钟鼎玉帛不足悦,但愿长醉不用醒。古来圣贤皆寂寞,唯有饮者留其名。陈王昔时宴平乐,斗酒十千恣欢谑。主人何为言少钱,且须酤酒对君酌。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消万古愁。

  《河岳英灵集·叙》记其选诗的年代,是“起甲寅(开元二年,714),终癸巳(天宝十二载,753)”,时间跨度为四十年。所载李白《将进酒》,是天宝十二载之前殷璠看到的文本。与敦煌写本比较,文字有多处改动,这些改动乃出自李白之手。其中最重要的改动有两处:

  一是诗题由《惜罇空》改成了《将进酒》。《惜罇空》是一个即时即事命成的题目,切合诗中“主人何为言少钱”句以下所写的饮乐情景。《将进酒》则是乐府古题,《乐府诗集》之“鼓吹曲辞”载《汉铙歌》十八曲,其中有《将进酒》,开头两句是“将进酒,乘大白”,《乐府诗集》“题解”说“大略以饮酒放歌为言”。《乐府诗集》还载有南朝梁萧统(昭明太子)所作《将进酒》及刘宋朝何承天所作《将进酒篇》。李白往往借乐府古题创作个人抒情诗,他是写作古题乐府诗的高手,所写此类诗篇占了传世唐诗同类作品总量的五分之一。因此,李白把《惜罇空》诗题改为《将进酒》完全是情理中事,诗中情景与乐府古题题旨切合无间,改题实为高明之举。

  二是“天生吾徒有俊才”句改成了“天生我才必有用”。两个句子都是自负之辞,然而仔细体味,前者表达的只是对个人才能禀赋的内心肯定,后者则要将自己的才能禀赋施展出来,贡献于当时,贡献于社会,大言无愧,自信满满,具有开放性与行动性,最能表现李白宏伟不凡的人生抱负。这个句子的改动充分体现了李白的人格魅力及创作个性。

  3.宋本李白集

  这里先要顺带讲到《文苑英华》,因为《文苑英华》成书早于宋本李白集。宋太宗时期编成的诗文总集《文苑英华》,在“诗”之“乐府”类载有李白《将进酒》(全文略),其文本基本依据《河岳英灵集》,但也有的字句与敦煌写本相同,如“朝如青云”“古来贤圣皆死尽”。《文苑英华》中,《将进酒》文本出现的重要变化是:其一,“岑夫子,丹丘生”句下增加了“将进酒,杯莫停”二句。这是诗人对“岑夫子,丹丘生”的呼唤与催促,不仅直接回应了诗题,而且把现场气氛推向了“豪饮”的高潮。其二,“请君为我倾”句增加两个字,成了“请君为我倾耳听”,诗句的意思更为确定,同时明确地提起下文,“倾耳听”的内容即此下四句对荣华富贵及圣贤功业的否定,实为诗人的酒后狂言。《文苑英华》文本正体现了《将进酒》经由敦煌写本、《河岳英灵集》本向宋本演进的情形。

  宋本李白集是指宋敏求于宋神宗熙宁元年(1068)编成的《李太白文集》,刊刻行世后流传至今,是文献学意义上最完整可信的李白文集。文集所载《将进酒》如下(夹行校语有省略):

 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。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。岑夫子,丹丘生,进酒君莫停(一作将进酒,杯莫停)。与君歌一曲,请君为我倾耳听。锺鼓馔玉不足贵,但愿长醉不用醒。古来圣贤皆寂寞,唯有饮者留其名。陈王昔时宴平乐,斗酒十千恣欢谑。主人何为言少钱,径须沽取对君酌。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

  宋敏求编集《李太白文集》的首要文献依据,是李阳冰编成的李白诗集《草堂集》。李阳冰是李白晚年依靠之人,时任当涂县令,李白称之为“族叔”。李阳冰在《草堂集序》中记曰:“公遐不弃我,乘扁舟而相顾。临当挂冠,公又疾亟,草稿万卷,手集未修,枕上授简,俾予为序……时宝应元年十一月乙酉也。”他得到李白在病中亲自授予的诗作“草稿”,这无疑是李白自己认定的诗稿。受李白嘱托,李阳冰编成《草堂集》十卷。《草堂集》虽然已佚,但其内容却在宋敏求编集的《李太白文集》中保存了下来,宋敏求《李太白文集后序》记述其成书依据,第一句话就是“唐李阳冰序李白《草堂集》十卷”。所以,宋本李白集所载《将进酒》,即是李白这首诗的定稿。

  陈尚君有《李白诗歌文本多歧状态之分析》一文(见《唐诗求是》),其“敦煌本伯2567之讨论”一节论曰:“伯2567所存李白诗,我比较认为出自李白的初稿。”其“对李白几首有名诗歌写作过程的讨论”一节又对《将进酒》从敦煌写本开始的递改过程作了详细论析,读者可以参看。要而言之,敦煌写本《惜罇空》应是李白早期创作的文本,而今传宋本《将进酒》则是李白托于族叔李阳冰的定稿。至于网上关于敦煌写本《惜罇空》是李白手迹的传言,则是无稽之谈。

  (作者:薛天纬,系中国李白研究会前会长)

【编辑:田博群】
关于我们 | About us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供稿服务 | 法律声明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地图
 | 留言反馈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1 ukb.588ib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申慱138 菲律宾沙龙登入 申慱亚洲太阳城娱乐 www.55msc.com 81sun.com
tyc60.com 115msc.com 572msc.com 662msc.com 678msc.com
877msc.com 818msc.com 816msc.com 598msc.com 369msc.com
菲律宾太阳城申博88登入 sbc96.com 申博360官网登入 2sblive.com 95sblive.com